记者不能听风就是雨

2013年09月09日08:54来源:大河网-河南日报
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,订阅河南手机报。早报+晚报,每天一角钱。

点击事实

  “《南风窗》就‘村官腐败透视’一文道歉了。前几天我在网上看到那篇文章时,就觉得不可信。真实是新闻的生命,不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仅凭道听途说就报道,有违职业道德和新闻规律,搬起石头砸的不仅是别人,还有自己。”9月8日下午,网友“布丁”在大河网新闻跟帖中留言。

  9月7日晚,《南风窗》杂志社致函三门峡市委宣传部,承认该刊今年第18期的报道“村官腐败透视”一文存在问题,并向广大读者致歉。9月8日凌晨0时02分,河南日报新浪官方微博率先发布了《南风窗》的致歉信,立刻引发网友“围观”,截至9月8日18时,该条微博被转发1096次,评论437条。人民网、新华网、新浪网、搜狐网、腾讯网、网易、东方网、大河网及新浪官方微博等进行了转发,网友对此事评论如潮,仅新浪新闻跟帖,就有38000多名网友进行评论。

  网聚观点

  一些“标题党”,为了刺激眼球天马行空,早该整治了

  @西丽湖啦:“村里一半是我的娃”?真敢扯啊!

  天涯社区网友“法家梁剑兵”:记者不能对不实之辞不加核实就随便报道,这有失记者的基本职业道德。

  天涯社区网友“piaoliuping1028”:一些标题党,为了刺激眼球,天马行空,到了不整治不行的地步了。

  @一泓清泉e:吹牛?编造倒有可能!这些刺激眼球的新闻只会扰乱视听。

  @tim_jojo:一些媒体为吸引眼球,断章取义,甚至凭空捏造,我有时候看完一篇报道还不知道标题从何而来,这种风气该刹一刹! 

  @欧阳先生评论:如果用道听途说写新闻,那就违背了新闻真实性原则。


  道听途说岂能随意报道?

  @张溥杰:记者的报道如果是真的,就应该指出到底是哪个村。因为这是媒体的职责所在,让你监督,你老是打马虎眼,就很容易让人生疑;如果不是真的,仅仅道歉是不行的。

  @福娃糙米卷-:记者写稿有明显的猎奇心理,采访时不求客观,只求雷语,这种带有明显倾向的报道动机应该抵制并严惩。媒体是把关人,怎能随便将茶余饭后的胡言乱语传播出来?目前正在打击谣言,对于记者的谣言是不是更应该处罚呢?

  @江南逃兵:从新闻纪律来说,负面报道一定要三见面,即双方当事人和主管该事的部门人士。但此稿既没有当事人的声音,也没有当地主管部门人士的声音,很明显是片面的! 


  伤害群众、伤害社会、伤害媒体公信力

  @迷途的羔羊sc:这种新闻的社会危害太大了,有多少打工者的妻子儿女蒙受不白之冤,家庭可能因此分崩离析。

  @化春光:虽然道歉了,但到现在谣言仍在四处蔓延。媒体不负责的报道严重伤害了这一大群勤恳、本分的人,我们需要批判,更需要真相,一个道歉远远不够。

  新浪网上海网友“手机用户”:我们需要媒体客观报道事实,不需要加调料,新闻不是文学,揭露问题和矛盾是必要的,但目的不是制造问题、挑拨矛盾!

  @文文之声:这个事件严重损害了媒体的公信力。

  新浪网江苏扬州网友:此事件严重扭曲了新闻媒体的形象,希望主管部门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,遏制这股不正之风,还媒体一片净土。

  @暮夜晨影:农村基层干部绝大多数是兢兢业业干实事的,有的人辛苦一辈子退下来没有一点待遇。然而一些媒体道听途说,将牛皮话写进本应严肃对待的新闻稿,基本事实都不对,如何行使舆论监督权?某些网站为追求眼球效应,标题做得香艳刺激,这种做法更为事件的发酵提供了温床,推波助澜下终覆水难收。


  网民造谣要管控,媒体造谣更要管控

  新浪网广州网友“手机用户”:一个道歉并不能消除恶劣的社会影响,建议加大对造谣新闻的惩治力度,让记者不敢越界。

  @棱角时光:我幸好当时没转,实在太恶心了,有碍观瞻!某些媒体犯这种错误,将会在网上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? @人到中年的兔子:如果正规媒体都失去公信力的话,后果十分严重,到头来公众不知道真假,无所适从,只好宁愿都不信。

  @肖帅wb:网民造谣要管控,媒体造谣更要管控,它们往往披着真实的外衣,造起谣来更可怕。 

  @明智一族:媒体应有职业操守和社会责任,造谣将不得人心。

  @行者书院:如果村支书一事是真,就应该将他绳之以法,否则就是包庇。如果伪造新闻,向河南人民泼脏水,则人人有权反击。

  @红旗半卷:这次事件严重抹黑了当地政府和人民的形象,简单的道歉肯定不够,如何消除影响,避免再次发生才是重点。


  记者更要深入群众,实践“三贴近”

  @文明河南:新闻贵在真实,失去了真实,不仅违背职业道德、造成恶劣影响,还可能会被追究法律责任。只有确保新闻媒体在严守“七条底线”上处于引领地位,才能用舆论助推中国梦。

  @郑州小资男:对于媒体和网友而言,除了鉴别谣言的真实性,还应增强抵制网络谣言的自觉性和坚定性,谣言止于智者,不传播谣言,不扩散谣言,才是对谣言最好的回击。

  @是太好了:客观、真实、准确是新闻的底线,不管媒体如何看重话题的包装与策划,记者的素质和水准都应该保持应有的高度,只有这样,对问题的判断才能更接近真相。

  大河网网友“薰衣草”:记者也要走群众路线,深入实践“三贴近”,“贴近实际、贴近生活、贴近群众”是记者的法宝,这个道理,每个记者都该知道的,怎么贴近群众?就是深入群众采访。

  @河马粉儿:作为媒体,应该思索如何让我们的社会更文明、更进步,而不是助推社会浮躁之气。


  媒体不能靠  胡编乱造哗众取宠

  川北在线:何一鸣

  新闻职业道德是对新闻记者这一职业所提出的特殊要求,《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》第三条明确规定要“坚持新闻真实性原则。要把真实作为新闻的生命,坚持深入调查研究,报道做到真实、准确、全面、客观。”真实性是新闻报道的生命,不哗众取宠、传递真实信息是新闻人的基本操守,讲大局、讲公德是主流媒体应有的责任和担当。

  《南风窗》作为祸端的源头,人为制造噱头,胡编乱造以哗众取宠,在短暂的高潮后必将严重损害自己的公信力,无异于挥刀自宫。而某些网站不加甄别,盲目引用,甚至添油加醋博取眼球,严重误导舆论,对事件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,大大加重了此事危害,给当地的形象造成重大影响。长此以往,媒体还凭什么取信于人,凭什么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。

  各个媒体人应当以此为戒,首先要加强新闻职业道德建设,自觉抵制为追求利益而违背职业操守的行为;其次要完善社会监督机制,大幅提高违法违纪成本。各主流媒体、网络媒体乃至政府部门应恪守传播伦理、遵守公序良俗、履行信息公开,通过共同努力,营造一种有利于社会和谐、有利于传递正能量、有利于凝聚改革发展共识的良好氛围。维护新闻报道的严肃性就是维护大众的自身利益。当前,公安机关重拳出击,大力打击造谣传谣的言行。一旦触犯法律,必将受到严惩。


  相关链接

  那些在网上传播过的谣言

  ●8月20日,公安部宣布,北京警方打掉一个网络推手公司———北京尔玛互动营销策划有限公司,“秦火火”是该公司前员工之一,同时被刑拘的还有尔玛公司负责人“立二拆四”(真名杨秀宇)。警方在调查中发现,秦、杨等人先后策划、制造了一系列网络热点事件。如“7·23”动车事故发生后,故意编造、散布中国政府花2亿元天价赔偿外籍旅客的谣言;编造雷锋生活奢侈情节;利用“郭美美炫富事件”蓄意炒作,编造了一些地方公务员被要求必须向红十字会捐款的谣言;捏造全国残联主席张海迪拥有日本国籍等。

  

  ●5月3日,安徽省庐江县女青年袁某在北京京温商城坠楼身亡,警方迅速查明其系自主坠亡,排除被侵害。然而,在此期间,互联网上却出现“女青年离奇死亡”、“被保安先奸后杀”等大量谣言及煽动帮助死者亲友“讨说法”的言论。经调查,犯罪嫌疑人彭某(系死者袁某男友)在袁某自杀后,因对京温商城善后处置不满,利用互联网散布袁某“离奇”死亡信息,煽动同乡帮助向商城“讨说法”,导致袁某死因谣言在网上迅速蔓延。随后,彭某等13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被警方抓获。

  

  ●3月24日,新浪微博网友“@袁裕来律师” 发布微博调查称“黄河兰州段漂荡着至少1万具浮尸无人愿管”,其中说道:“警方统计95%系自杀或失足,当地官员称部分浮尸分解在河水中或影响水质。看来,黄浦江漂荡些死猪,真不值得大惊小怪。亲爱的祖国,实在太让人不可思议了。”当晚,兰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:“经调查,‘@袁裕来律师’所发的‘黄河兰州段漂荡着至少1万具尸体无人愿管’的微博信息是不真实信息。视频中所述地址的实名为‘什川小峡’,目前,该区域也并未发现有尸体漂浮。”

  

  ●年初,中华网、IT商业新闻网站上出现了《中石化女处长身陷非洲牛郎门》、《中石化处长被非洲牛郎色诱了》等文章。对此,中石化女处长张女士将发布造谣帖的网站IT商业新闻网和中华网告上法庭,索赔10万元并要求其道歉。

  

  策划  刘静沙

  记者  范娟华  贺心群  

  张  恒  亢  楠

>>点击进入河南日报电子版

责任编辑:张磊
分享到:
404 | 大河网

抱歉,你输入的网址可能不正确,或者该网页不存在。

相关新闻

    版权所有:河南日报、河南日报农村版、大河报、大河文摘报、大河健康报、河南商报、今日安报、今日消费、期货日报、漫画月刊、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,大河网原创及论坛、博客等原创信息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 “大河网-大河报”或“大河网”。咨询电话:0371-65795752。

   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B2-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-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

   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

   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